①老浴池被拆除後,外部的門樓被暫時保留
  ②電視劇《牽掛》中,主演牛莉(右)走進浴池大門視頻截圖
  ③影壁上刻有浴池的建築紀略
  法制晚報訊(記者 崔毅飛)新年剛過,長辛店陳莊大街上一座84歲的老浴池被拆除了。這座由平漢鐵路工人集資建起的浴池,解決了附近鐵路職工及家屬的洗澡難題,也沐浴了幾代長辛店人。
  隨著熱水器的普及,老浴池早已荒廢多年,直到近日被徹底拆掉。幸運的是,浴池獨特的西洋式門樓有望保留並加以保護,成為一段看得見、摸得著的歷史。
  拆除房舍夷為平地老顧客不舍
  昨天下午,鐵路職工老範再次路過陳莊大街時,發現老浴池的房舍已被夷為平地。此情此景讓老範感到有些突然,卻又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  這兩年,老範只要一有空就會去老浴池溜上一圈,“不是為了洗澡,那兒荒了好多年了。”他曾有預感,荒廢的老浴池說不定哪天就會被拆掉,20年前,老範是浴池的常客,如今這裡卻是“看一眼少一眼了”。
  記者看到,2000多平米的空地上,老浴池已經蕩然無存,剩下的殘垣斷壁中能看到一些青磚。在現場拆除的工人說,這是民國年間的建築材料。
  老範低頭尋覓著,好像扒開磚石,就能找回逝去的時光。但無論是老友相聚時的說笑逗唱,還是蒸汽繚繞中的棋逢對手,這些浴池中的記憶已再難重現。
  老浴池被拆的消息迅速傳開,成為附近鐵路職工茶餘飯後的話題,他們對這座前輩修建的浴池多有不舍。
  保留優雅西洋門樓京城浴池罕見
  陳莊大街附近還有幾處歷史遺跡,如留法勤工儉學舊址、二七大罷工烈士墓等,但只有這座老浴池一直在為居民服務,成為一件“活著的文物”。幸運的是,現場工人稱浴池的門樓和影壁暫且不動,算是給居民留下個念想。
  從門樓優雅古樸的外觀來看,很難想象這是座浴池。京城中多數公共澡堂的門臉並不講究,專門建個門樓更是罕見。這座浴池不但建造了門樓,而且獨具匠心地呈現西洋式風格。門樓是四柱三間的格局,門洞兩側是連續的圖案,可以看出當年建造時的用心。
  門樓上的橫匾已經字跡全無。據當地老人回憶,匾上原本寫著“長辛店平漢鐵路員工浴池”幾個字,兩側寫著“健身”和“爽神”。
  為門樓量身定做的鐵門上,有曲線優美的捲草圖案。據長辛店居民金德勇介紹,大門採用鑄焊結合工藝,出自一名鐵路技工之手。這位老技工手藝十分了得,浴池大門是他的存世之作。
  大理石影壁刻有建築紀略
  記者從浴池的門樓進去,看到一面影壁,由三塊大理石拼接而成,正面鐫刻《長辛店平漢鐵路員工浴池建築紀略》,工整的隸書頗有章法。
  碑文中,強調鐵路員工洗澡的重要性,記載浴池的建造均由“平漢鐵路長辛店工會”籌辦,北京鐵路局提供四成資金,職工捐款占六成,資金使用情況也逐一明示。浴池於1931年10月舉行了落成典禮。
  文中還提到了當時的建築格局:浴室一間,內建浴池四座,正面更衣室十五間,左右配房各四間,廁所三間,鍋爐房五間,煙筒三座。
  工會籌備人員、建築人員以及部分捐資人的姓名,也出現在刻石上,只是這些人多已離世。
  北京石刻藝術博物館副研究員劉衛東介紹,為浴池造門樓已屬罕見,像這樣“樹碑立傳”的更加難尋。現在房舍已拆,這些文字信息是重要的史料,對於研究當年浴池的格局、工人文化,都是珍貴的一手資料。
  回應門樓影壁有望保留未來爭取掛文保牌
  現場一名負責人說,他們是從1月2日開始拆除浴池的,並提到一家醫院接管了這裡,拆除留下的空地將來會用作醫院的停車場。
  今天上午,長辛店街道辦工委書記徐鸞告訴記者,1月3日她經過陳莊大街時,發現工人正在拆除老浴池,她立刻提醒工人不要動門樓和影壁,“即便浴池不是文保單位,但長辛店人都對它有感情。”
  徐書記表示,他們正在和丰台區的文物部門交涉,爭取給浴池的門樓、影壁掛文保牌並加以保護。
  講述三千鐵路工人捐出工資建成
  86歲的趙學勤老人,是土生土長的長辛店人,在為二七廠效力的45年裡,他曾負責廠史編纂工作。提起這座老浴池,老人開口便誇:“那是工會為工人辦的大好事!”
  老人回憶,當年由“平漢鐵路長辛店工會”發起,來自二七廠、火車站、工務段、電務段、機務段等單位的3000多名鐵路工人,每個人捐出兩天的工資,再加上北京鐵路局出資,建起了這座鐵路工人浴池。
  建築格局仿造市裡的清華園浴池。木料等建材,有些是從法國進口,當時二七廠的領導是法國人,門樓呈現西洋風格,也許與此有關。二七廠還將一個蒸汽機車的鍋爐運過來燒水。
  在浴室內,懸掛著《重滌吾身》和《健康之基》兩塊木匾,後者存放於二七紀念館。
  和社會上浴池最大的區別是,鐵路工人浴池只對鐵路工人及其家屬開放,並非營利性質,而是工會提供的福利。
  浴池禁用肥皂 沖澡自己舀水
  早年間公共浴池很少,工人洗澡經常去附近的小清河,可冬天怎麼辦?浴池的出現,解決了數千人的難題。
  趙學勤回憶,大浴室內有四個水池,分成熱、溫、半溫、冷水。熱水池燙腳剛剛好,但沒人敢下去。泡澡都擠在溫水池裡,池子邊有坐台,一個池子能坐進20人。為了保證池水潔凈,浴池內禁用肥皂,取而代之的是鹼塊。澡堂提供粗帆布制的毛巾、木質拖鞋。
  當時還有兩個雅間,每間12張床,多是老人躺在裡面休息。喝開水不要錢,有很多人自帶茶葉,澡堂里也賣茶葉,經常有人不要找零,就當給服務員小費,服務員會大聲道謝。此外還有搓澡師、修腳師、理髮師。
  1943年進廠的趙學勤是從學徒工做起的,當時正趕上日軍侵華,北平淪陷,日本人進駐了二七廠。他回憶說,日本人愛洗澡,常拎著個桶出入工人浴池,“他們人少,還在澡堂里單闢出一個浴池自己用。中國人多,但只能擠在另一個池子里。”
  民國時期沒有淋浴,沖澡都是用水舀自己澆。新中國成立後,浴池內安裝了30多個淋浴噴頭,並增加了女部,但女部只設淋浴,沒有浴池。“鐵路職工,無論在職還是退休,洗澡都是免費,家屬憑證交5分錢洗一回。”趙學勤說。
  荒廢
  十年前被關閉
  有劇組來拍戲
  隨著生活水平提高,熱水器在居民家中得到普及,老浴池不再像從前那樣熱鬧,直到十年前出於節能的考慮被徹底關閉。沒了人氣兒的老浴池,房舍間很快便雜草叢生。
  2009年,這裡進駐了一個劇組,將老浴池改造成了民宅。兩部電視劇《牽掛》和《養父》接連在此開拍。
  一些附近的居民,曾見過張國立、牛莉等演員進出老浴池。劇組走後,老浴池又恢復了凄涼景象。不久又有民工住進了浴池,在裡面打上了隔斷,浴池的樣貌變得模糊不清。一直不曾改變的,是臨街的門樓和影壁。
  文/記者 崔毅飛
  新聞觀察員 範紀萍
  攝/記者 崔毅飛  (原標題:沐浴幾代人 84歲浴池拆了 位於長辛店陳莊大街 由平漢鐵路工人集資建成 未來將用作停車場 門樓、影壁有望保留)
創作者介紹

FrancFranc

kc30kckoj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